鹤城教育网通行证: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 综合要闻 > 内容详情
央视专访杜家毫详解精准扶贫 湖南“四跟四走”拔穷根
2016/12/20 9:15:55 作者:央视财经 来源:央视财经 浏览:534 次

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也是贯彻落实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精神、实施脱贫攻坚的第一年,为了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这一年来,各地都把精准扶贫作为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脱贫攻坚取得了很多显著成绩。近期,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派出多路记者赶赴九个省、市、自治区深入调查采访了扶贫工作中涌现出的新作法、新经验,从今天开始推出特别系列报道《精准扶贫一年间》。

首站湖南,这里是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1月首次提出“精准扶贫”方略的地方。

中共湖南省省委书记:产业扶贫才是扶贫的关键

2016年12月6日下午三点,湖南省宜章县坦山村的村支部书记肖圣云请来了当地的养鹅能人黄建军,向他请教村里正在建设的养鹅合作社场地建设问题。这个正在建设的养鹅厂占地3000多平米,是坦山村刚刚成立的种养合作社,一个月后就可以建成投入使用。目的就是通过养鹅产业的发展来带动坦山村69户贫困户一起脱贫致富。

村民侯满芽,是坦山村69户贫困户中的一员,刚刚加入合作社打算养鹅。侯满芽一家四口有两亩多土地,夫妻俩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一年下来,风调雨顺的情况下,也就只够一家人的口粮。他们家的土砖房位于半山坡,家里种点稻谷萝卜一年下来也就几百元钱的收入,去年,侯满芽在打工时砸伤了腿,现在还有着5000多块钱的外债没有还。女儿发烧花掉的70元钱还是从亲戚那里借来的。说起生活的艰辛,妻子蒋志平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村民侯满芽妻子 蒋志平:觉得生活太难了。

坦山村是一个贫困村,在全村1700多口人中,像侯满芽这样人均年收入不到3000元的贫困人口还有217人。在“十二五”期间,湖南省农村贫困人口从2010年底的1006万人,降到2015年底的445万人,减少贫困人口561万,贫困人口规模由全国第三位降至第五位。针对湖南的精准扶贫工作,记者李雨霏专访了2016年9月出任湖南省省委书记的杜家毫。

中共湖南省委书记 杜家毫:湖南的山水风光好,但是土地面积少,7000万人口21万平方公里,七山二水一分田。大部分贫困村人均占有土地面积都不到1亩,甚至有的只有0.4亩。第二个也有历史原因,在湖南的贫苦地区中,少数民族积聚的地区占的比较多。他们长期在高山中生活,种植的方式也一直是比较单一;第三就是交通 基础设施等因素,所以造成贫困人口多的原因,恐怕是一个比较长时间形成的。

脱贫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一定要从实际出发。但产业发展是扶贫的关键,我们有7000个贫困村,每个村都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产业的路子。只有找到了产业发展的路子,他们的脱贫才能真正落到实处。

选准好项目 能人领上路 脱贫致富有指望

今年9月,全国产业扶贫工作现场会在湖南召开,湖南省探索的“四跟四走”产业扶贫新路子被誉为了湖南精准扶贫的金字招牌。什么是“四跟四走”的产业扶贫新路子?湖南又是如何擦亮这块金字招牌的?

为了解决贫困地区和贫困农户致富路上的资金难题,湖南省针对建档立卡贫困农户以“无抵押、无担保、基准利率”的方式给于扶贫小额授信贴息贷款每人5000元,再加上每人1500元的财政扶贫资金,入股到具体的产业项目中来进行委托帮扶。

侯满芽所在的坦山种养合作社就是和宜章县福鹅产业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的委托帮扶协议,侯满芽一家四口人可以贷款2万元钱入股到合作社,利息是由政府来贴息,贷款的本钱也是由合作社和福鹅产业开发有限公司来负责偿还,而侯满芽一家四口每年可以拿到保底4800元的分红。可是,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政策,却在最开始遭到了村民们的质疑。

村民 侯满芽:我们本身就贫困,就是没有能力还款,我们就不想贷。

坦山村的村干部和扶贫部门的工作人员,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召开动员会、上门劝说,并带着村民们到委托帮扶的企业去参观,这才打消了村里69户贫困户的疑虑,办理了小额贷款,一共70多万元的扶贫资金注入到坦山村种养专业合作社发展养鹅,并和合作社签订了委托帮扶协议书。

湖南省宜章县扶贫办副主任 高兴国:即使这个信贷资金发生了风险,贫困户他也不要顾虑,这是由企业自己去承担的,贫困户不需要承担的。

2015年11月,坦山村69户贫困户签订了委托帮扶的协议,而在20公里之外的黄沙镇曹家岔村,村民黄四军夫妻俩就已经尝到了甜头。

黄四军夫妻俩是在去年加入到宜章县吉丰种养专业合作社工作,黄四军主要负责养鹅厂的粪便卫生清理和饲料喂养的工作,一个月工资能够拿到3500块钱。黄四军的妻子黄孝凤每天的工作就是到地里去割草,给鹅当饲料,每月工资有1000块钱。

现在,除了在合作社的工资收益,今年年初,黄四军夫妻俩申请了每人5000元的扶贫小额授信贴息贷款,再加上每人1500块钱的财政扶贫资金,夫妻俩一共有13000元入股到他们所在的吉丰种养专业合作社,并于合作社签订为期5年的委托帮扶协议书,委托帮扶资金产生利润的75%用来给贫困户分红,每人保底分红不低于1200元钱,保底分红5年。

中共湖南省委书记 杜家毫:首先是扶贫的资金要跟着贫困人口走,下拨这个资金要做到精准。以前我们也把资金分到贫苦的老百姓手里,可能没有多少时间。

他有的就吃掉了,有的或者其他有一些什么用途他就把他资金用完了,只是解决临时的问题。所以跟着能人走,就是能人要把这个资金用作发展产业的资金。我们提出的四跟四走呢,就是资金要跟着贫苦户走,贫困户跟着能人走,能人跟着项目走,项目必须跟着市场走。

湖南省宜章县吉丰种养专业合作社的社长黄建军,就是杜家毫书记口中所提到的能人。2015年,黄建军辞去了企业的管理工作,回到自己的家乡创业,建起了这个养鹅厂。

从来没有过任何养殖经验的黄建军,开始不断的学习、查阅各种关于养殖的技术书籍和资料,慢慢地在养殖的场地选址、建设、以及养鹅的防疫等方面掌握了自己的一套经验。

今年,吉丰种养专业合作社与300多名贫困户签订了委托帮扶协议,一共有195万扶贫资金注入到合作社,黄建军用这笔钱扩大了养殖规模,并在很多生产环节降低了成本,虽然委托帮扶资金产生利润的75%都用来给贫困户分红,但黄建军算下来,今年要比去年挣得还要多。

湖南省宜章县吉丰种养专业合作社的社长 黄建军:我原先自己投入两万只,一只产生的利润是15块,现在我五万只的话,利润就有18块左右。

黄四军也高兴的跟我们说,和去年相比,他们夫妻俩今年可以多领至少2400元的分红收入。扶贫资金跟着像黄四军、侯满芽这样的穷人走,穷人跟着像黄建军这样的能人走,而黄建军则跟着整个养鹅产业走。

湖南省宜章县扶贫办副主任 高兴国:我们选择这个养鹅的产业,主要是看中它靠近广东,对鹅这个市场需求非常大。

因地制宜,选准了有市场前景的产业,宜章县扶贫部门联系对接了当地一家经营十多年的养鹅企业,采取“公司带领合作社+小额信贷+贫困户”的委托帮扶与股份帮扶的方式,与宜章县3240个贫困对象结对帮扶。黄建军的吉丰种养专业合作社就是与湖南福鹅产业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的委托养殖协议,由公司统一提供鹅苗、统一技术指导、统一购买保险、统一保价回收。

吉丰种养专业合作社只是福鹅公司带动的26个合作社中的其中一家。福鹅公司用三年的时间发展了12个合作社,但在2016年一年就发展了14个合作社,养殖规模也由以前的30万只一下扩大到现在的150万只,公司的产品不仅供不应求,而且在附近的整个养鹅市场中也逐渐占有了主动权。实现贫困户和公司双赢的局面。

截止到2016年底,按照“四跟四走”的产业扶贫模式,湖南省共投入财政资金17.5亿元,整合各类资金56.2亿元,实施重点产业扶贫项目229个,参与企业、合作社达690家,帮扶162多万贫困人口增收。

央视财经记者 李雨霏:这个四跟四走这样一个新的探索和其他的或者说以往的产业扶贫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中共湖南省委书记 杜家毫:它的创新最重要是调动了贫困农户的积极性,他以前就猫在家里等着国家来扶贫,现在他要关心我的入股资金效益怎么样,他还要关心市场关心收益,所以我现在到农民这边去他们就会告诉我,今天每亩地的茶叶效益是怎么样,今年的猕猴桃市场情况好不好。他就自然会形成了一个共同发力。就是说农民依靠自己的力量走上一个脱贫的路。这个积极性我觉得是充分发挥出来了。

央视财经记者 李雨霏:四跟四走这个模式能够成功,关键的地方在哪儿?

中共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首先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好的领导机制,发挥这个村党支部发挥村委会的作用,这还是一个关键;其次确实要有好的领头人,咱们说的能人就是说他既有经营意识,他也有群众意识。找准这个能人也是很重要的。

湖南扶贫2020:绝不落下一个贫困村 绝不落下一个贫困户

失去双臂的陈新亮是宜章县一家包装印刷公司的保安,这是一家专门吸纳有一定劳动能力的残疾人就业的企业,员工大多都是和陈新亮一样的残疾人士。

陈新亮在6岁的时候遭到严重的电击,不得不截肢,两个胳膊只剩下不到20厘米长,但尽管这样,陈新亮仍然能用剩下半截的胳膊熟练操作着遥控器的按钮。工作一个月能有固定的2000多元钱的工资,陈新亮很开心。因为以前因为残疾,很多工厂都把他拒之门外了,生活十分困难。

2015年2月,陈新亮慕名来到这个离家又近、又能收纳残疾人就业的吉兴纸业有限公司,没想到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不但和众多残疾人一起工作,还摇身一变成了公司的股东。

某包装印刷公司的保安 陈新亮:贷了五万块钱,今年贷的,可以分10%至12%的分红,每年可以分到6000多块钱。

原来,2015年12月8日,宜章县吉兴纸业有限公司签订结对帮扶贫困残疾人脱贫意向书,接受205户贫困残疾家庭的扶贫贷款资金,并按投资额的12%进行分红。现在,陈新亮工资加上分红,每年能有3万多元的收入了。

和陈新亮一样,工友谢建友和周满玉夫妻俩也是残疾人。谢建友右手残疾,妻子周满玉是个聋哑人,他们每人也贷了扶贫小额贴息贷款五万元,同时,因为工作年限长,又有“工资变股权”的十万元入股,加起来共计20万元入股到厂里。

现在,吉兴纸业有限公司共有员工136个,其中有75个残疾人,占了52.6%。公司董事长谢运良告诉记者,以前是完全出于自己的社会责任接收残疾人就业,但今年企业加入扶贫部门的结对帮扶意向之后,已经与1382位贫困人口签订了结对帮扶协议,并先后有968万元小额信贷和工资变股权的资金注入,企业也比原来发展快了很多。

在谢运良的另一个新厂区内,还专门设立了一条特殊的“资产收益扶贫生产专线”。这条全自动生产线是由残疾人贫困户跟公司一起合资买回来的,利润单独核算,提前跟建档立卡的残疾人贫困户预支10%到12%的利润,多余的利润在年底以后再给他补上。效益最好的时候,最高能给贫困残疾人按15.3%的比例分红。

央视财经记者 李雨菲:现在很多地方都在搞产业扶贫,如果能够加上金融扶贫这个手段,往往能优势互补。那么怎么来理解无担保、无抵押、基准利率呢?

中共湖南省委书记 杜家毫:你首先是符合四跟四走的这样一个要求的,从某种程度上政府肯定了这样一种经营的模式,而且政府也看到这样一个项目是有发展希望的,就不要求农村的信用社让你再进行担保、抵押。信用社就会提出来万一我这个投资失败了,那么这个风险就是由政府和金融部门共同来承担。无担保、无抵押并不等于你可以放手不管,你还要管,就是你看,你给他的资金你用的怎么样,你这种资金使用的监管,或者说指导,你这个责任你还不能放弃。说到这个基准利率本来我觉得就是既然我们是要打一场脱贫攻坚战,既然我们面对的金融支持的对象都是贫困户,那就应该实现基准利率,这个得到了很多金融部门的积极响应,这样政府还要给予一定的贴息,使银行在投贷方面的积极性能够进一步增强,所以现在特别是今年一年,农村金融支持脱贫攻坚的积极性明显提高。

近两年,湖南省累计发放扶贫小额贷款69.4亿元,帮助23万户贫困农户解决了产业发展资金短缺的问题,放大了财政扶贫专项资金效应,推进了贫困地区特色产业发展。同时,湖南省在每个贫困县设立了300万元的风险补偿基金,对冲扶贫小额信贷风险,帮助金融机构防控风险,增强金融机构的积极性。

2016年,湖南省新增财政扶贫资金20亿,比上年增长205%,通过“四跟四走”的产业扶贫和金融扶贫、以及易地搬迁、医疗、教育、劳务输出等一系列的扶贫措施,今年预计会超额完成110万人的减贫任务。

央视财经记者 李雨霏:如果请您给2016年湖南省的扶贫工作来打一个分的话,您会打多少分?这个怎么说呢?

中共湖南省委书记 杜家毫:80分我认为还是基本符合实际的。未来扶贫还是政府一项长期的工作,在初期阶段只是一个基本的生活保障,我们叫两不愁三保障。将来扶贫还有一个扶心的问题,就真正能够让他们生活的舒心。这是我们今后要努力的目标。总之我们还是有决心有信心,按照中央的要求,充分调动各级的积极性。我觉得实现在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之时,达到绝不落下一个贫困村,绝不落下一个贫困户,我认为这样的一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